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中國園林建築的美學價值-2

園林中千姿百態、曲線優美的拱橋,石拱如環,矯健秀巧,有架空之感;廊橋則勢若飛虹落水,水波蕩漾之時,橋影欲飛,虛實相接。園中習見的梁式石橋,有九曲、五曲、三曲等,蜿蜒水面,其美感效果,一可不斷改變視線方向,移步即景移物換,擴大景觀,令人回環卻步;二因橋與水準,人行其上,恍如淩波微步,盡得水趣;三因橋身低臨水面,四周丘壑樓閣愈形高峻,形成強烈的對比;四是有的曲橋無柱無欄,極盡自然質樸之意,橫生野趣。以上效果,皆因橋體自身的造型所致。園中小亭,造式無定,自三角、四角、五角、梅花、六角、橫圭、八角至十字。蘇州拙政園有“笠亭”,環秀山莊有“海棠亭”等,風韻多姿,典雅秀麗,亭頂多用歇山式或攢尖式,呈拋物線狀,亭柱間不設門窗,而設半牆或半欄,秀玉精緻。有人稱亭子為園林建築中的關鍵組成部分,它使整個園林建築充滿盎然生機,趣味無窮,有“攬景會心”之妙。園中雲牆的磚砌月洞,工藝精細,拱券輕薄,頂部作波浪形,狀如雲頭;底部依山起伏,牆身呈弧形,蜿蜒曲折,宛如輕羅玉帶。園林中的窗、門呈現出多種形狀的圖形,有幾何物體和自然形體兩類。幾何形體的圖案多由直線、弧線和圓形等組成,萬字、定勝、六角景、菱花、書條、鏈環、橄欖、冰紋等全用直線,魚鱗、線紋、秋葉、海棠、如意等全用弧線,而萬字海棠、六角穿梅花和各式燈景等為兩種以上線條構成。還有的四邊為幾何圖案,中間加圖畫,線條簡潔、流暢,富有立體感。自然形體的圖案取材自花卉、鳥獸、人物故事等,如松、柏、牡丹、梅、蘭、荷花、佛手等為花卉題材;獅子、老虎、雲龍、鳳凰和松鶴等為鳥獸題材;人物故事多以小說傳奇、佛教故事和戲劇中的某些場面為題材。同一個園林中的漏窗互不雷同,蘇州滄浪亭漏窗有108式,留園長廊有30多種漏窗。園林中的洞門形式也是豐富多彩,圓、橫長、直長、圭長、長六角、正八角、長八角、定勝、海棠、葫蘆、秋葉、漢瓶等形式。從線條上來看,有規律的造型線條,會形成特定的和諧、比例、對稱等美學上的特徵,就成為具有審美價值的美的線條。

  4、園林建築整體佈局的高低錯落、相互照應所體現出來的韻律美

  園林建築在造型藝術上的巧妙與精緻中表現出它的韻律美,而且這種形式的美給予人心的涵養與陶冶以極大的影響,具有與音樂一樣藝術效果。“建築是一種凍結的音樂”,這是德國大詩人歌德的名言,因為“建築所引起的心情很接近音樂的效果”。希臘帕特神廟殿堂全部用優良的大理石和黃金、象牙造成,不用水泥和釘子,一概用正確精緻的結合法,天衣無縫,可謂盡善盡美,美術史上稱之為“世界美術的王冠”。人民每天瞻仰這樣完美無缺的美術品,不知不覺之中,精神蒙其涵養,感情受其陶冶,自然養成健全的人格。這種建築有音樂一樣的效果。

  中國園林建築不是以單個建築物的體狀形貌,而是以整體建築群的結構佈局、制約配合而取勝。非常簡單的基本單位卻組成了複雜的群體結構,形式在嚴格對稱中仍有變化,在多樣變化中保持統一的風貌。這種本質上是時間進程的流動美,體現出一種情理協調、舒適實用、有鮮明節奏感的效果,而不同於歐洲或伊斯蘭以及印度建築。中國建築之美,為群屋之聯絡美,非一屋之形狀美也,主屋、從屋、門廊、樓閣、亭榭等,大小高低各異,而形式亦不同,但於變化之中,有一脈之統一,構成渾然雄大之規模。

  園林建築是通過錯落有致的結構變化來體現節奏和韻律美的。中國組群建築,小至宅院、大至宮苑均有核心部位,主次分明,照應周全。其理性秩序與邏輯有起落,由正門到最後一座庭院,都像戲曲音樂一樣,顯示出序幕、高潮和尾聲,氣韻生動,韻律和諧。叔本華在《藝術特徵論》中曾這樣說:“如果從平面看,它是‘閣樓、廊樓、閣廊’的排列,這就是音樂中的3/4拍子;從垂直方向看,它又是臺、欄、柱、望板的疊起,這很類似於音樂節奏中的4/4拍子。”這種節奏感和韻律美稱之為音樂美。園林建築空間的組合確和音樂一樣,是一個樂章接著一個樂章,有樂律地出現的,它常用不同形狀、大小、敞閉的對比,陰暗和虛實等不同,步步引入,直到景色全部呈現,達到觀景高潮以後再逐步收斂而結束,這種和諧而完美的連續性空間序列,呈現出強烈的節奏感。在這方面,蘇州留園的建築堪稱佳列。從留園門庭到“古木交柯”須通過重重過道,由暗而明、由窄而闊不斷變化,從一個空間走向另一個空間,長達50米的夾弄,因漏窗、青條石、湖石花壇和門窗等建築小品的設置,以及空間大小、方向和明暗的對比,抑揚頓挫,顯得空間組合甚為豐富。在一路小起伏、小轉折、快頻率和快節奏的變化之後,到“古木交柯”節奏始緩;再從“古木交柯”到“綠蔭”,雖近在咫尺,但通過“古木交柯”西門窗口望去,卻見“綠蔭軒”“明瑟樓”和“涵碧山房”,再幾經轉折而至“五峰仙館”,最後經過五次曲折,在全園的東南角,到達“石林小院”小空間組群作為結束。同樣,從“曲溪樓”到“林泉耆碩之館”,也全為大小不同、景色各異的建築庭院空間,彼此之間的聯繫有串聯、並列、相套、變幻。以上建築空間序列的變化特徵,諸如變化大小、對比強烈等與音樂音素的強弱、高低、緩急、距離、間歇等確實有著共同的韻律。

  5、園林建築內在所蘊含的意境美

  中國園林抒情寫意的藝術個性,賦予園林單體建築以豐富的文化內涵,顯得意境雋永,展示了一種理想美的人生境界。意境美往往是通過文學命名來突出的,如蘇州藕園主體建築名“城曲草堂”,取唐李賀《石城曉》詩“女牛渡天河,柳煙滿城曲”之意,以抒寫園主夫婦不羡慕城中華堂錦幄,而甘願在城彎草堂白屋過清苦生活的美好感情;園中“聽櫓樓”和“魁星閣”是由閣道燈通的兩座小樓,一樓一閣,互相依偎,恰似一對佳偶,與“藕”合意。同樣是旱船,在私家園林、皇家園林和填寺廟園林所提示的內涵卻不同,耐人咀嚼。私家園林的旱船,或名“不系舟”,象徵精神絕對自由、逍遙的人生,若漂浮不定沒有拴系的小船,宣揚具有哲學意味的超功名的人生境界;或曰:“滌我塵襟”,反映隱逸塵世、潔身自好的清高意趣;或取宋歐陽修“所以濟險難而非安居之用”意叫“畫舫齋”;或徑以“小風波處便為家”“不波小艇”等呼之,視官場為險途,表示明哲保身,反映了封建士大夫們的價值理想。頤和園的旱船“清晏舫”,取“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之意,“清晏”,表示國泰民安,順從帝皇之心,有頌聖意味。寺廟園林中的旱船,則有超渡眾生到彼岸世界去的宗教含義。如蘇州天池山寂鑒寺旱船,取佛教“慈航普渡眾生”意。

  6、文化美

  園林中的橋,除了它的實用性外,還是人生戲劇的各種轉折中最富特徵的文化裝置,具有雙重的象徵意義,既象徵人生道路上的難關,也象徵走上通途的希望和機遇,是危險與希望叢生之途。園林中的亭,因為可供文人雅士品茶彈琴、飲酒賦詩、觀景賞心,遂逐漸成為風雅的象徵。亭以圓法天,以方象地,以八卦數理象徵陰陽象徵秩序。建築殿堂的天花板上往往繪有彩繪和藻井圖案,它也包含著豐富的文化底蘊。中國園林建築的發展過程中也不斷的汲取世界各國的園林建築的養分,促使中國園林建築的高度發展,其中圓明園就是中外建築技術合作的傑作。園林建築技術交流是中國對外文化交流的一個窗口。

  中國建築有著豐富的文化底蘊,伴隨著中國源遠流長的文明。園林建築的構思,美學價值,豐富的文化是無價之寶,它能陶冶人的情操,提升我們的審美情趣,豐富我們的視線。作為國人、建築師則應吸收、借鑒併發揚光大,不至於使之淹沒。

  參考文獻

  [1] 曹林娣.中國園林藝述論[M].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01

  [2] 劉曉明,吳宇江.夢中的天地[M].昆明:雲南大學出版社,2001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