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我還有,這一首情歌

越來越女人的梁靜茹出了新專輯。情歌。聽著電臺的DJ說,梁靜茹把情歌都唱盡了,別人怎麼辦呢。呵呵。
  
  陳沒寫的詞。是個奇人。當初聽《崇拜》的時候,就覺得那句“風箏有風,海豚有海”,有不同一般的感覺。
  
  唱了十幾年情歌的梁靜茹,還是可以用這一首叫做情歌的情歌,唱下人的眼淚。
  
  如果,再過十幾年的話,再聽那麼一首情歌,還會有如斯的感動嗎。
  
  感動是因為寂寞,寂寞是因為無處訴說,無處訴說所以依賴音樂,依賴音樂所以喜歡情歌,喜歡情歌所以愈發感動。
  
  時光的湖泊平滑如鏡,情書再不朽,也磨成沙漏。
  
  或許該珍惜當下依然年輕的美好時光吧。只是心已經開始不再有波瀾。
  
  第一封情書,第一首情歌,第一句情話。
  
  在歲月的空隙中,敘敘地,呢喃著那年的情事。像古老的舊照片,逐漸地失去了曾經斑斕的顏色。膠片上紀錄的是當時的喜樂情愁,卻隨著褪色的過程而失去了所有的意義。僅僅在腦海的角落裏,留下一個若有似無的符號。在許多年後的某一個夜晚,或許因了某一支歌,突然想起,卻只是一片模糊的輪廓。
  
  命運的手,在不自覺間,將一切暗中偷換。
  
  時光是湖泊淚一滴滴被反鎖
  情書再不朽也磨成沙漏
  青春的上游白雲飛走蒼狗與海鷗
  閃過的念頭潺潺地溜走
  命運好幽默讓愛的人都沉默
  一整個宇宙換一顆紅豆
  回憶如困獸寂寞太久而漸漸溫柔
  放開了拳頭反而更自由
  慢動作繾綣交卷衝破幕片定格一瞬間
  我們在告別的演唱會說好不再見
  你寫給我我的第一首歌
  你和我十指緊扣默寫前奏
  可是那然後呢
  還好我有我這一首情歌
  輕輕地輕輕哼著哭著笑著
  我的天長地久
  長鏡頭越拉越遠越來越遠時隔好幾年
  我們在懷念的演唱會禮貌地吻別
  你寫給我我的第一首歌
  你和我十指緊扣默寫前奏
  可是那然後呢
  還好我有我這一首情歌
  輕輕地輕輕哼著哭著笑著
  我的天長地久
  陪我唱歌清唱你的情歌
  捨不得短短副歌
  心還熱著也該告一段落
  還好我有我下一首情歌
  生命宛如靜靜的相擁的河
  永遠天長地久
  
  
  第一次聽這首歌的時候,我坐在圖書館裏。耳機裏放著北京音樂廣播。突然就聽到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梁靜茹的聲音。淡淡的情歌。她一貫的風格,但是每一首歌,都有不同的心情。
  
  誰寫給我,我的第一首歌。誰還會再,陪我唱一首歌呢。
  
  我的下一首情歌,還會來嗎。天長地久,究竟是孑然,還是比翼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