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路過

回首前塵,默然來路,我留下了足跡,沒有花香!我的世界樹枝依舊枯黃,依舊破碎了一地幻想,那些年少的夢被我親手埋葬,樹葉落在了地上,腐爛的很骯髒,在這亂花飛舞的季節,他腐爛的很骯髒!走過的路做過的夢,遺留在了那個浮躁的地方,深深埋葬!生活無法祭奠死亡,烏鴉被熏死在樹上,他無法再去飛翔,他無法再去為我充滿想像!可悲的人,嘻嘻的唱著,沒有一點悲傷,他說:“我為你憂傷,就是這樣。”我撅起嘴巴揚起笑臉,說:“嗯,我們的感情很深,就是這樣。”陽光刺痛了我的眼睛,看不清倒影的方向,世界噪雜充斥太多欲望,花落無聲,死在我們不敢回頭的地方。
  遠方總是充滿誘惑,四周的站牌太像,我走不出方向,或許又是一個死亡的幻想。噢,原來他們都一樣,沒有天堂。我拒絕這樣,轉身,光陰交錯,繁華落盡,沉澱的心享受孤獨,生活的光照不良我的地方。頹廢的狀態,頹廢的思想,生活賦予我的,我無力改變,等花兒被風吹散,我又學會傷感,我路過你的樹下,只啃了口泥土,然後再見,我含著泥土,不知道你去了何方,我帶著他在路上,愈加的孤單,愈加的沉重。我路過了淳樸的村莊,他再也勾不起我的悲傷;我路過曾經的山崗,他已改變了模樣;我來到繁華的城市,原來城市很髒。我找不到逃離的方向,一個可以放逐心靈的地方……
  又點燃了一根煙,微弱的火星在這微感涼意的夜晚給我溫暖,滿滿的讓心麻木在一口接一口的煙氣中,青色的煙氣,黑暗的心,宴會撒了一地,也撒下我的一席憂傷。麻木中什麼都不想,尼古丁刺激著腦神經,靜靜的發呆,狠狠地疼。這是我無力改變的,這是一種我討厭的生活!他綁住了我的軀殼,掙扎、掙扎..被禁忌的遊戲,無法逃脫。沉默的自己又回到了沉默,只是改變的永遠都會不來了,一個單純的孩子,他有孩子的單純和虛榮,簡單快樂,如一張白紙,歲月畫下年輪,自己潑上了墨水,改變了原來的模樣,他們一模一樣,他們海角天涯,他們在了不同的空間,走過的路變成寂寞的距離,時間回不去了……
  寂靜的夜,寂寞的人,無聊的仰望夜空,沒看見他想看的閃爍,只剩無盡的蒼穹,如野獸腥臭的大嘴,要吞吃一個孤獨的靈魂。燈紅酒綠的世界,他想了一頭發了情的猛獸,還在不停嚎叫,夜色掩蓋他們醜陋的欲望!我只看那昏黃的路燈,溫暖的光,他會照亮你的方向,他還在等待,等待鞋子踩在路上投出靈魂的憂傷!很久沒讓路燈照在我身上,那樣會有太重的憂傷。兩個人,午夜,路燈,影子,在路上,網吧,一遍一遍,走完了他們的夢想。美好的回憶和遺憾不停的交錯,折磨著我,下沉、下沉,又想起從前!夢想的翅膀,我摔在了地上,灰頭土臉,爬起來,還有一臉的渴望!!
  如今只剩我一個人,獨自走在路上,時間都已枯萎,希望衍化成的憂傷,世界荒涼!瘋子,喃喃自語,你不會明白他的絕望,樹葉飄零,樹葉飄零,樹葉飄零,樹已絕望,此景無關風月!沉默,如迷的沉默;呼吸,沉重的呼吸;放縱,頹廢的放縱;掙扎,拼命的掙扎。生活,這就是生活,這就是殘酷,這就是現實,活生生的掐死了我!我的花兒你會不會哭泣,別害怕,你只需穿上厚厚的衣裳,別害怕,我不會悲傷地坐在你的身旁!走在路上,荒涼的大地長滿罌粟,花開的妖豔,不要迷戀,不要迷戀,他還要偽裝堅強。走過來走過去,它放棄了妖豔,腐爛的枝莖流出黑色的濃漿,沾濕了我的衣裳……
  這一切超乎我想像,扭曲的雙手握緊了拳頭,發洩著欲望,太骯髒,孤獨的靈魂找不到方向!路過你的窗臺,你的小穿過我的耳膜記在我的心上,沒有挽留,我放在心上,繼續流浪,在路上,和每個路人一樣!沒有天空,沒有太陽,沒有綠樹,沒有花朵,沒有一切我的夢想,路過,被人遺忘,消失在人海茫茫,儘管我不太堅強,寂寞的人,我們生來就是孤獨……
  快來吧,夜的巫神,就讓我消失在黑色的夜幕中,帶走我的絕望!我不懂自己,我不懂永遠,就讓我在這微涼的夜晚沉睡,如嬰兒般純淨,帶笑的臉龐沒有淚水..神秘的傳說,我又再次想起,是不是我可以跳進華麗的水墨畫裏,看一看美麗的天使,如風的微笑溫暖我。帶我離開,帶我回去,安靜的聽你唱歌。不再孤獨,不再寂寞,只是安靜的,或者睡著。你路過我的床前會看到我帶笑的模樣,我也會在夢中路過那片金黃的麥田……金黃的顏色反射出我單純的夢想,有雨的季節我們不打傘,任雨淋濕我的衣裝。
  起風了,夜晚安靜微涼,我依舊孤獨,路過這一刻的時光,夢幻的世界,我到不了。路過形形色色的人,走過溝溝坎坎或者平坦的路,我依舊在路上,一樣路過無數的景色,留不住花香……路過了什麼?我忘記了...留住了什麼?我找不到了……安靜的人兒,在尋找他丟失的東西,或許找不到了。就這樣吧。我們生來就是孤獨…… 
返回列表